中國靠什么引領5G時代?
雙擊滾屏 發表日期:2015-03-23   閱讀次數:5036    字體[        ]
    在2015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,ITU秘書長趙厚鱗公開表示,希望中國能繼續倡導新的技術,在5G上做出貢獻。這種帶有民族意味的批示,同國內電信業探索5G的熱情迅速地結合在一起,大量的電信技術被披露,眾多的項目浮出水面,評論界也一片看好,好像中國馬上就要引領5G時代一樣。
   
     誠然,這里的熱情有些夸張的成分,但也并非天方夜譚。ITU的秘書長能在公眾場合支持中國,除了他的國籍之外,更源于中國電信業的大環境。眾所周知,中國電信在2G/3G時代均處于跟隨狀態,從通信標準,到基層技術,再到終端設備,我們幾乎全面落后于歐美,GSM不用贅述,全世界的通信市場都籠罩在這張大網之下;3G時代,標準雖然有些許突破,TD-SCDMA勉強稱之為由中國主導的國際標準,但依舊是孤島技術;終端方面,中國制造商的最高成就也僅僅是08年前后的山寨王朝,以及12年前后出貨量的前5名。
    
     但自4G時代開始,中國電信業動作頻頻,設備商華為、中興已經具有世界范圍內的知名度,特別是華為足以抗衡思科、愛立信等國際巨頭;終端方面,中國手機制造商于2014年全面崛起,比如小米、中興等手機,雖然比之蘋果、三星略顯底氣不足,但在出貨量以及4G終端研發方面,他們并不落后。

    基于這些背景,加之5G尚未成型,中國依舊有希望追趕,雖不可能獨領風騷,但也不會全面落后,更何況,中國電信業還有市場優勢和行政靠山。

    本土市場,5G時代的中國脊梁

    根據ITU的粗獷定義,4G時代的核心屬性是高速網絡,事實上,現存4G技術已經能取得10倍于3G時代的速度了,而5G時代的核心則應該是無處不在的網絡,也就是說在5G時代,消費者就再也不用去肯德基蹭WIFI了。而且,從這些定義來看,5G時代的重心有很大一部分決定于市場因素,因為中國的“無處不在”和梵蒂岡的“無處不在”有著天壤之別,更何況,中國人之于手機網絡的依賴已經遠遠超出了世界的想象。

 

    談到市場優勢總會讓人嗤之以鼻,何況在眾多的領域,中國人并沒有充分利用市場優勢,反倒是讓一些外來的公司賺得盆滿缽滿,比如蘋果、比如耐克等等,但電信的特殊性決定了中國會謹慎對待市場優勢,而且中國電信業向來不會對國外資本開放,這雖然不利于充分競爭,但也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自主發展,這種保護措施在4G時代發揮地淋漓盡致。比如前幾年TDD的份額只有FDD份額的25%左右,但通過兩年的努力,中國移動4GTDD用戶已經達到1億,建設基站70多萬個,現如今在市場份額上與FDD已不分伯仲。更大的市場份額,意味著更多的收入,意味著有更多的資本用于技術研發以及更大的推廣優勢。

    毫無疑問,本土市場將會成為中國在5G時代的巨大優勢,但能否把優勢轉化成勝勢則要看相關的配套產業、相關通信技術、相關企業人才培養的協同發展,否則,再大的市場也只能是其他人的珍饈美味!

 

   5G時代,中國企業的標準之殤

    電信業早就流傳著一套企業評級體系,大概是說,一流企業賣標準,二流企業賣技術,三流企業賣商品。事實上,誰掌握了通信業的標準,誰就能掌控世界范圍內的話語權,還能順便發一筆橫財,而且這種標準的制定和推廣就像一場戰爭,不僅決定于標準質量本身,更決定于搶跑優勢和推動力度。早年的因特網互聯協議TCP/IP曾最先應用于網絡傳輸,后來國際電信聯盟又重新開發了一套更加完美的協議,但卻無法推廣,因為TCP/IP已經非常深入人心,這就是所謂的搶跑優勢。于是,中國真要有野心引領5G時代,必須要占領技標準高地。

 

    事實上,中國要想引領5G時代,本土市場構成了巨人的驅趕,但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企業才是巨人的靈魂。世界移動大會上,中國企業已經開始嶄露頭角,并引起國際勢力的關注。其中,中興通訊正式發布了基帶射頻一體化Pre5G基站,且已經具備預商用條件;華為則更加兇猛,高調展示了5G網絡架構和5G新空口技術集。但留給中國企業的課題遠不止單純的通信技術。

    在5G時代的藍圖之中,除了無處不在網絡等基本屬性之外,更高級的場面應該是“萬物聯網”,特別是工業4.0推廣之后,5G技術將會是傳統制造業升級的主力軍,這就意味著5G時代的標準應該是一個綜合性標準,需要電信企業和其他領域的專家進行無縫合作,在中國的大背景下或許可以借助政府來實現這種合作。比如華為,雖然已經成為全球知名企業,系世界第二大電信設備商,但2G/3G時代,華為更多地以運營商為核心,售賣網絡設施,倘若真要參與到5G標準制定,不僅需要發揮運營商、企業網、終端領域的全管道優勢,更要充分發揮其品牌影響力,積累各傳統行業的經驗,總之,中國要取得5G標準的定制權,是一個系統性的戰爭,難打!

    5G時代的畫面,太美?

    坦白講,筆者之于中國引領5G時代的野心并不看好,但同樣不想潑冷水,最恰當的描述可能就是“人都應該有夢想,萬一實現了呢!”,事實上,中國電信業近年來也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績,最耀眼的企業應該是華為和中興,特別是華為,他們和愛立信在5G標準的探索上可謂并駕齊驅,而終端廠商也在積極探索,小米甚至聯合芯片商自主研發,傳統制造業方面則在積極探索工業4.0,比如富士康正利用其巨大的資本優勢,先一步進行了大數據、工業4.0的部署,更巧合的是,華為和富士康就是對門鄰居,隨時可以進行信息上的交流,至于,三大運營商也是中國最具有革新精神的有關部門,不斷重組、探索新的商業模式,是為數不多的幾個能把消費者當上帝的寡頭企業。

 

    可以說,中國電信人利用本土市場、技術沉淀和一些行政力量取得的成績,正讓中國電信人開始憧憬更美好的未來,至少,我們不該在5G時代受制于人,更不想再繳納高額的專利費,而發改委也沒必要去罰款高通了。

    筆者能想象的5G時代,無處不在的網絡只是最低層次的屬性,事實上,5G時代真不是簡單的網絡升級和基站增加,更會帶來全新的經濟、商業模式,也會更深層次地影響社會運行。

    其實,人類之于體驗的追求永無止境,之于帶寬、流量的追求更加孜孜不倦,從30M到100M再到300M,恨不得WIFI永不斷線。最早的網絡應用也就是瀏覽文字、圖片,后來出現影像,進而是高清無碼。在5G時代,虛擬現實應用會成為最廣泛的應用,到了那個時候,不同地區的人將會通過網絡把自己幻化成為影像,從而創造出更逼真的場景,最雛形的應用和央視春晚《羊羊》差不多,事實上,谷歌、Facebook等公司已經將虛擬現實設定為未來戰略之一。如前文所述,5G標準將會成為工業4.0的重要推動者,基于巨大的流量基礎,傳統制造業能夠把自己的idea和永無止境的效率需求,轉化成電信行為,比如大數據分析實時報警系統等等,這些都能讓iPhone的組裝生產效率提高30%。

    最后,5G時代將會徹底顛覆傳統經濟、生活,中國野心的構成不應只專注于億萬級市場,更要思考一些“改變世界”之類的高級問題!

老虎月亮闯关